Month: January 2018

N 年都冇參加活動嘅舊會員

每間公司,每個團體都要有人熱誠參加同投入先可以生存同恆久,我哋成日好強調參與嘅重要性。有啲舊朋友好多年冇參加我哋啲活動,日子耐咗,我哋就會將你嘅會員資格 delete,如果想重新加入,就請麻煩大家重新申請。其實如果一個二個都唔參加活動,都依賴其他人去參加,去維持會嘅運作,自己就好多年都唔黎,到身痕又去黎參加一次,半次,之後又元失踨,呢啲都唔係叫活躍會員,會自動慢慢 fade out,所以希望有心參加嘅朋友明白,除非你自己本身都已經諗住係呀,我只參加一兩次架咋,咁一定係冇問題嘅(因為初初參加都唔知你只參加一兩次架),但係日子耐咗冇參加,就要麻煩你重新申請啦,請見諒。

如果我們真的要下地獄

很多人說,我們舉辦了這麼多的集體性愛 party,要下地獄,其實我們只是一班你情我願的人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但是如果我們真的要下地獄,Milka 本人願意下地獄,但是有些人何止要下地獄,直情要永不超生,說的正是虐待小朋友的衣冠禽獸,甚至把小朋友虐待致死的畜牲,甚至自己骨肉都可以親手虐待致死的畜牲。其實禽獸和畜牲都不會虐待同頖的幼兒,更加不會加害自己的子女,Milka 真的明白甚麼是禽獸都不如。

我們很少在這處談政治,談社會事情,但是最近的一單五歲女童被虐殺案,真的很令人聞者心酸,痛心流淚,為人父者,可以親手這樣兇殘的對待自己天真可愛的子女;為人後母者,如果你是討厭他們,覺得他們篤眼篤鼻,便不要強迫接他們共處,接了他們回來,你又日日對他們施虐,你們兩位畜性可以連藤條打在小孩子身上都可以打斷,你們兩個還配合做人嗎?雖說清官難審家庭事,一家不知一家事,但是無論如何,虐待小孩子的事,是天理不容,人神共憤。Milka 不打女人,所以如果陳海平你有幸有放監的一天,Milka 真的很想和你這個畜性陳海平隻揪隻,就算打不過你而輸了,都總算可以在你身上打到一兩拳消消心中的不忿。

臨臨小妹妹,你走的一天,一定是吃不飽,穿不暖,正值天寒地凍,還要被罰在冰冷的硬地板上睡,沒有被子,舊的傷疤還未復原,新的傷疤又來,奄奄一息地孤身上路,願你一路好走,在另一個世界得到快樂的永生。

逸仔小弟弟,你雖然已經八歲,但是你的體重卻和一個五六歲的小朋友差不多,聽到你被人虐待得要一拐一拐的步行回學校,很是心痛,妹妹雖然已經離開了你,但是你要堅強地長大,勇敢地面對將來,祝福你將來有一個美好的人生。

 

再講下六女七男

新的一年又黎啦,祝願大家長插長有,男男女女都有性高潮性滿足。上次講過台灣六女戰七男 party,其實仲可以睇到其他野可以講下。有網友話攝影師借攝影之名,實情係收費攪 sex party,有歛財之嫌。Milka 其實好唔明,點解攪 sex party 唔可以收錢?唔可以賺錢? 好多人鍾意飲咖啡,開咖啡店;鍾意食甜品,開甜品店;鍾意整蛋糕,開烘焙店教人整蛋糕,個個都係將興趣轉化成工作,做到寓工作於娛樂。點解攪 sex party一講到收費,就認為係歛財呢?鍾情性愛,鍾情攝影,鍾情藝術,係未就可以唔洗食飯呢?係未要為一大班性飢餓男女免費服務呢?如果你咁諗,不如你都無償服務下我哋啦。係 Milka 眼中,今次呢個台灣攝影師攪  party 反而係借集體性愛之名拍攝一輯另類照片,試問如果開完明義講到招募男女 models 拍攝性愛照片,又有幾多人會願意呢?

又講下相中嘅參加者,好多朋友成日話參加得 sex party,一定係豬扒啦,但係睇完人哋嘅相,個個又爭崩頭話想參加。Milka 其實真係頂呢啲人唔順,你一係就唔好玩,要玩又要驚呢驚路,思想唔好咁狹窄,成日認為豬扒先會玩集體性愛,其實好多美人兒都鍾意玩集體性愛,反而一啲大家口中認定嘅豬扒先唔玩,再講,又唔係做一世,只要大家開心,合眼緣,大家 happy 完咪算囉。呢個世界邊有咁多豬扒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