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海平

如果我們真的要下地獄

很多人說,我們舉辦了這麼多的集體性愛 party,要下地獄,其實我們只是一班你情我願的人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但是如果我們真的要下地獄,Milka 本人願意下地獄,但是有些人何止要下地獄,直情要永不超生,說的正是虐待小朋友的衣冠禽獸,甚至把小朋友虐待致死的畜牲,甚至自己骨肉都可以親手虐待致死的畜牲。其實禽獸和畜牲都不會虐待同頖的幼兒,更加不會加害自己的子女,Milka 真的明白甚麼是禽獸都不如。

我們很少在這處談政治,談社會事情,但是最近的一單五歲女童被虐殺案,真的很令人聞者心酸,痛心流淚,為人父者,可以親手這樣兇殘的對待自己天真可愛的子女;為人後母者,如果你是討厭他們,覺得他們篤眼篤鼻,便不要強迫接他們共處,接了他們回來,你又日日對他們施虐,你們兩位畜性可以連藤條打在小孩子身上都可以打斷,你們兩個還配合做人嗎?雖說清官難審家庭事,一家不知一家事,但是無論如何,虐待小孩子的事,是天理不容,人神共憤。Milka 不打女人,所以如果陳海平你有幸有放監的一天,Milka 真的很想和你這個畜性陳海平隻揪隻,就算打不過你而輸了,都總算可以在你身上打到一兩拳消消心中的不忿。

臨臨小妹妹,你走的一天,一定是吃不飽,穿不暖,正值天寒地凍,還要被罰在冰冷的硬地板上睡,沒有被子,舊的傷疤還未復原,新的傷疤又來,奄奄一息地孤身上路,願你一路好走,在另一個世界得到快樂的永生。

逸仔小弟弟,你雖然已經八歲,但是你的體重卻和一個五六歲的小朋友差不多,聽到你被人虐待得要一拐一拐的步行回學校,很是心痛,妹妹雖然已經離開了你,但是你要堅強地長大,勇敢地面對將來,祝福你將來有一個美好的人生。